你的位置:主页 > 开元棋牌有假吗? >

美国小镇悬案令人毛骨悚然 凯蒂度假村谋杀案

2019-09-19 01:45奇象网

美国小镇悬案令人毛骨悚然 凯蒂度假村谋杀案

?在诸多谋杀案中,有一类最令人毛骨悚然的,就是一家人齐齐整整的被害。而今天要讲的这个案子,虽然还不算灭门,但也差不多够惨的了。

八十年代的加州,还没有今天这样繁华,尤其是城市之外的郊区,总体感觉就是个大农村。而凯蒂(Keddie,Plumas county,CA),就是这样一个小镇。它位于加州北部的帕拉马斯县,群山环抱,风景优雅,所以就成为了一个旅游胜地,给各地的游客提供食宿服务。

不过……旅游的生意也并没有那么好做,为游客准备的小屋很多都空闲下来。没辙,一些地主就把这些小屋,以很便宜的价格租给低收入群体,租客中鱼龙混杂,久而久之,这种屋村的治安就不太好了。

而本案的案发地点,就发生在“凯蒂度假村”中。

?这个度假村里有很多座小木屋,外观看去都差不多,为了便于管理,地主就给编上了号。其中的28号木屋,租给了夏普一家。确切的说,是夏普女士一家:吉娜·夏普(Glenna Sharp,时年36岁)是一位单亲妈妈,带着5个小孩独自生活,日子过得颇为艰苦。

1981年4月12日,早晨七点多钟,大女儿赛琳娜·夏普(Sheila Sharp,时年14岁)从隔壁27号木屋回来。因为这天是周日,孩子们都不用上学,夏普女士就允许她在小伙伴家过夜了。她敲了门,却没有人回应,再用力一推,门就打开了。

?然后,赛琳娜看到了可能是她一生中永远无法忘却的场面:她的母亲和哥哥躺在地板上,家里到处都是血迹。

赛琳娜尖叫着跑了出去,周围的邻居听到之后都赶过来,努力安抚她,同时立即报警。

这时,赛琳娜想起来,屋子里应该还有三个人:她的两个弟弟利基(Ricky,时年10岁)和格雷格(Greg,时年5岁),睡在另一个房间里;还有一个小妹妹蒂娜(Dina,时年12岁),应该是跟着妈妈睡的。她带着邻居绕到房子背后,敲打窗户叫醒了屋子里的人。

万幸的是,利基和格雷格都安然无恙,随后在邻居的接应下,从卧室窗口爬出。确切的说,屋子里还有一个人:邻居家的男孩,同时也是利基的小伙伴,11岁的贾斯汀·斯马特(Justin Smartt)。在那个时代,小孩到邻居家过夜是很常见的事情,而利基和格雷格也证实,贾斯汀是经过夏普女士同意后留宿的。

命案现场

?警方赶到后,速度勘察了现场。现场共发现了3具尸体:吉娜·夏普女士,躺在地板上,身上盖着一张黄色的毯子(本来放在她卧室里的);她的尸体旁边,则躺着大儿子约翰·夏普(John Sharp,时年15岁)和约翰的朋友达纳·温格特(Dana Wingate,时年17岁),这两个男孩的双脚都被电线和医用胶带捆绑,并绑在一起。

小妹妹蒂娜,则不知所踪。

?三具尸体上都伤痕累累、血迹斑斑。法医勘察后确认,吉娜女士和约翰·夏普,死于头部的钝器打击,同时身上都被捅了很多刀;达纳·温格特,除了头部有钝器伤、身上有刀伤之外,还被人勒过脖子。

在尸体旁边的地板上,丢着一把血迹斑斑的折叠刀——事后,警方确认,它就是杀害这3名死者的凶器之一。

在这场残忍的三重血案面前,当地居民和警方都无比愤慨。然而,吉娜女士和约翰、达纳都是身体健壮、行动自如的人,要想把他们制服、捆绑并杀害,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而28号屋周围的房子也有人居住,为何都没有听到动静呢?他们为什么到死都没有呼救?

此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线索:在三个男孩(利基、格雷格、贾斯汀)居住的那个房间的门上,警方找到了一个模糊的血迹。确切的说,这个血迹位于卧室门外侧的那个门把手上。警方推测,凶手(或凶手之一),曾经试图打开这扇门,但出于某种原因又放弃了,这才让三个男孩幸免于难?

在这三个幸存者之中,利基和贾斯汀都是十岁以上儿童,按理说也有一定的表达能力了,他们的证词,或许就是解开这个谜案的关键所在。然而,无论警方如何盘问,利基和格雷格都坚持说,案发当晚,他们很早就睡下了,完全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,直到次日早晨,被赛琳娜叫醒。

?而贾斯汀·温格特就比较有意思了。他开始说,认识本案的凶手,随后又改口说,当晚根本没有看到过凶手;再然后又变成了是在梦里看到吉娜女士被害,最后干脆说,不好意思,当晚睡过去了,压根就没有看到或听到任何事情。

鉴于贾斯汀是未成年人,可能由于恐惧,或是碍于情面而不敢说实话,警方想了各种办法,甚至试过催眠术,但都没有突破。最有意思的是,后来警方使用了多通道测谎器,检测结果是:上面四种版本的供词,很可能都是谎话。

然而,贾斯汀并不是嫌疑人,况且又是儿童,所以警方也没法强迫他继续作供,所以这个疑点就这么被搁下了。

警方后来又对尸体进行了反复检测,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细节:被害人身上的钝器伤痕,来自于两种大小不同的钝器;锐器切创来自于两种不同的刀具;更重要的是,法医推测,勒死达纳的,并不是绳索,而是一杆戴森880型(Daisy Powerline 880 Rifle)步枪(以空气作为发射动力)。或许,这就能解释,为什么受害人不敢反抗,任其屠杀?然而,这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:如果是只有一个人作案,显然不必使用两把刀、两个锤子、一杆枪,那说明凶手应该不止一个,这另一个人又是什么动机呢?

?搜证方面,除了现场找到的那把小刀,警方还在该度假村商店背后的垃圾桶里,找到了一把血迹斑斑的菜刀,经过鉴定,就是本案的凶器之一;在另一个地方,找到了一把锤子,也被认为是凶器之一。

对了,各位还记得吧,前面我们说过,小女儿迪娜,案发后不知所踪?警方当时怀疑,她是被人绑架或劫走了,案发后也在相邻的州县发布过协查通报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

1984年7月,这个问题有了答案:比优特县(Butte County)警方通知帕拉马斯县警方,有迪娜的下落了。

实际上,这事也颇为蹊跷:1984年3月,有人在比优特县发现了一具埋藏的人体遗骸(确切的说,是一个头盖骨),遂报官处理,但比优特县警方也不清楚是这是谁啊……7月,却有一个匿名电话打到警局,说那个尸体,就是凯蒂血案中失踪的蒂娜·夏普!

法医随后对那具骨骸进行了检验,最终确认,就是蒂娜的遗骸。

由于蒂娜的遗体早已白骨化,而且可能被野兽拖过,残缺不全且散乱不堪,法医也无法判断其死因,但倾向于认为她是死于机械窒息。而发现遗体的地点,距离案发现场,大概有57英里(约合91千米),而且还是山路,带着个12岁的孩子,如果没有交通工具是很难走的吧?

至此,该案中的被害人正式确定为4名,该案,也随后被命名为“凯蒂谋杀案”(Keddie Murder),并随着时间的推移,变成了一个无头悬案。

实际上,警方当时也曾花了很大力气排查此案,并有了一个嫌疑对象:案发时住在26号木屋的马丁·斯马特(Martin Smartt)。

怀疑马丁的理由,倒是也比较说得通:首先,本案中的凶手,有很大概率是和被害人很熟识的。这样,凶手才能在不惊动被害人的情况下平静的进入现场;同时,从给吉娜·夏普女士的尸体覆盖毯子的动作来看,也符合熟人作案后的愧疚表现。

其次,是在警方的走访调查中,斯马特先生和斯马特太太,对于当晚的行踪都说得前后矛盾,会不会是做贼心虚呢?

最重要的是,这就能解释贾斯汀的奇怪表现了:当他看到凶手就是自己的父亲之后,震惊之余,决定保持沉默;而马丁看到贾斯汀后,当然不会杀害自己的儿子,所以顺道也放过了屋子里的利基和格雷格?

?此外,还有一个不算是证据的线索:在随后的调查之中,斯马特曾经告诉警方,他有一把锤子,在案发两天前不见了,一直没找到。

然而,这种怀疑也有许多漏洞:

首先,作案动机是什么?斯马特家和夏普家,案发前并无矛盾,否则也不会让贾斯汀留宿在她家了;而两家都是穷人,抢也抢不到多少钱,怎么突然就有了灭门的冲动呢?

退一步说,就算马丁·斯马特丧心病狂,非要杀了夏普一家,为什么偏要挑自己的儿子在夏普作客的这一天呢?所谓刀枪无眼,万一伤到自己的儿子,或者夏普家的谁,急了眼把儿子拿来当挡箭牌,岂不是非常麻烦。

再者,案发之后,马丁·斯马特一直在度假村接受调查,并没有时间跑到隔壁县去抛尸。倘若说他是案发之后就立即驱车去91公里之外抛尸,又为什么要把凶器(刀和锤子),特意留在度假村里呢?一并扔到荒郊野岭岂不更好?

?此外,如果说贾斯汀子为父隐,那夏普家幸存的两个孩子,就完全没有理由,为血海深仇的凶手隐瞒了吧?如果说这两个孩子真的是没有听到、看到异常,那同在一个屋子里的贾斯汀,也完全可能真的没有看到过凶手。至于凶手为什么放过了这三个男孩,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,想要赶紧逃离现场;也可能是良心未泯,实在下不去手了,反正是有其他解释存在的。而多通道测谎器这东西嘛……反正我是不相信的。

最重要的是,假设马丁就是凶手,证据又在哪里呢?所以,直到多年后马丁·斯马特先生病逝,警方也从未对他提出过任何指控。

此案之后,那个度假村的生意当然是一落千丈,房屋也几次易主。2004年,28号木屋和其他的房子一起被拆除了,此案依旧没有任何抓手。警方也曾试图调查那个匿名电话的来源,只可惜囿于当时的技术,没有能找到线索。

不过,2016年3月,帕拉马斯县警方宣布,他们会重启该案调查,利用现代的法证科学技术,比如DNA检测技术来重新审视当年的诸多物证。治安官霍格伍德警官(Hagwood )还特别提到了那把锤子,“我们找到它的地方,非常特别……绝对不会是随手扔在那儿的。”

?但愿,正义终究会来到吧。